Xu Si: A Scuffle Over Debt (Jiangsu, 1702) (Document)

Download the full-sized PDF of tru-goldenseal-test.pdf
Download the full-sized PDF

Attributes

Attribute NameValues
Description
  • 三法司核擬具奏: 題

    總理糧儲提督軍務巡撫江寧等處地方都察院右副都御史
    加叁級臣宋犖謹

    題為真正人命事

    據江蘇按察司按察使佟毓秀
    呈詳前事内稱問得一名徐四年貳拾玖嵗蘇
    州府崇明縣人狀招徐四與先存今被伊歐傷
    身死張明甫素無嫌怨緣四造酒營生張明甫
    原籍通州與在官句容縣人江君龍附居崇明

    縣新開河鎮合開酒店明甫先曾向四賖酒發
    賣拖欠酒錢壹百貳拾文屢索未償康熙肆拾
    年柒月初伍日徐四復往索取明甫仍不付還
    兩相角口徐四毀其店中瓦盆明甫以頭觸四
    四卻不合揮拳還歐致傷明甫右肋倒地經江
    君龍等勸開張明甫傷重傍晚殞命在官屍姪

    張三元隨將真正人命事詞開徐四爲被以江
    君龍李敬山為證地方沈丹文亦將報明事俱
    於柒月初陸日告報到縣該崇明縣汪知縣隨
    帶吏仵單騎減從親詣停屍處所眼同原被人
    等當場相驗據仵作范嘉喝報驗得巳死張明
    甫身屍問年肆拾伍歲右肋有拳傷紫紅色圍

    圓貳寸貳分致命餘俱無故驗畢將屍棺驗取
    有仵作不扶執結在卷見在提犯審招另報外
    合先申報等情具由通詳各上司去後奉蘇州
    府批開仰速研審致死實情妥擬招解仍候各
    上司批示[繳]奉蘇松道批開仰蘇州府究明致
    死實情定擬詳報仍候院司批示[繳]奉按察司

    批開仰蘇州府確審致死實情招擬解勘仍候
    院道批示[繳]奉江撫宋都院批開仰按察司確
    審定擬招報仍候督部院批示[繳]奉總督阿部
    院批開仰江蘇按察司研審致死確情招擬通
    報仍候撫院批示[繳]各等因批行到縣該崇明
    縣知縣汪文李煜行提一干犯證到官逐一研審

    問張三元那死的張明甫是你什麽人爲何事
    被徐四打死平日有無讎隙供來回供小的是
    通州人張明甫是小的叔父同江君龍在本縣
    新開河鎮賣酒生理與徐四沒有讎隙叔父向
    徐四賖酒賣了欠他酒錢壹百貳拾文柒月初
    伍日早上徐四來討錢叔父沒有還他徐四與

    叔父角口把叔父打壞傍晚就死了打時小的
    不在店内江君龍向小的說知小的具告案下
    求究柢問沈丹文你是地方曉得張明甫爲何
    事被徐四打死供來回供小的是地方那張明
    甫是通州人與句容人江君龍在新開河鎮合
    開酒店張明甫向徐四賒酒賣了欠他酒錢壹

    百貳拾文柒月初伍日早上徐四來討錢因張
    明甫沒有還他角口起來徐四把張明甫打傷
    傍晚身死小的住居離鎮上遠先不曉得初陸
    日張三元來説了小的隨即報明的問江君龍
    你是哪裏人同張明甫住在這裏做什麽生理
    張明甫為何事被徐四打死把情由供來回供

    小的是句容縣人張明甫是通州人在本縣新
    開河鎮合開酒店徐四家裏造酒張明甫向他
    賒酒賣了欠錢壹百貳拾文柒月初伍日早上
    徐四來討錢張明甫回他下午來與你徐四必
    定就要角口起來徐四把店中瓦盆打碎張明
    甫情極頭撞徐四徐四就一拳把張明甫打倒

    小的同鄰人李敬山勸開了張明甫到傍晚身
    死的問李敬山你見徐四爲何事把張明甫打
    死供來回供小的是張明甫酒店壁鄰張明甫
    向徐四賒酒賣了欠他酒錢壹百貳拾文柒月
    初伍日早上徐四來討錢張明甫回他下午纔
    有徐四必定就要角口起來徐四把店内瓦盆

    打碎張明甫就頭撞徐四徐四即打張明甫一
    拳張明甫倒在地上小的同江君龍勸開張明
    甫到傍晚身死了問徐四你與張明甫有何讎
    隙爲何事起釁把他打死供來回供小的造酒
    生理與張明甫並無讎隙因他賒小的酒賣了
    欠錢壹百貳拾文討了多次他不肯還柒月初

    伍日早上小的又去討錢他又沒得還小的說
    他他反罵小的小的一時氣忿把他店中一箇
    瓦盆打碎張明甫就頭撞小的小的回打他一
    拳不料打著他肋上他就跌倒到傍晚身死求
    開恩等情各供在[卷]該崇明縣知縣汪文[煜]看
    得徐四造酒營生與被歐身死之張明甫素無

    嫌怨明甫原籍通州與句容縣人江君龍同附
    居於本縣新開河鎮合開酒店明甫曾向徐四
    賒酒發賣拖欠酒錢壹百貳拾文屢索未償康
    熙肆拾年柒月初伍日徐四復往索取兩相角
    口徐四碎其店中瓦盆明甫以頭撞四四即揮
    拳毆傷明甫右肋倒地經江君龍等勸開明甫

    傷重傍晚殞命屍姪控縣驗傷通詳奉批飭審
    卑職遵提研訊傷眞證確該犯供認不諱徐四
    合依鬭毆殺人律絞抵監候地方沈丹文審非
    見毆要證先行摘釋是否允協伏候府裁等情
    招解到府該蘇州府知府石文焯提犯研審各
    供無異致該看得徐四毆死張明甫一案兩人

    素無嫌隙緣四造酒爲業明甫先曾向四賒酒
    發賣拖欠酒錢壹百貳拾文屢索不還康熙肆
    拾年柒月初伍日徐四復往索取兩相角口徐
    四乃毀其店中瓦盆明甫以頭觸四四揮拳還
    毆致傷明甫右肋仆地至傍晚殞命屍姪控縣
    驗詳飭審行據該縣招解前來職府[覆]加研訊

    傷供竝確徐四合照縣擬絞抵狀候司裁等情
    招解到司該本司提犯研審問張三元那死的
    張明甫是你叔父麽與徐四有何讎隙爲何事
    起釁被他打死供來據供張明甫是小的叔父
    原是通州人同句容人江君龍在崇明新開河
    鎮合開酒店與徐四沒有讎隙因叔父向徐四

    賒酒賣了欠錢壹百貳拾文柒月初伍日徐四
    來討叔父沒得還徐四就把叔父打傷身死打
    時小的不在店裏有江君龍李敬山見證問江
    君龍你同張明甫開店賣酒那張明甫為何事
    被徐四打死供來據供小的是句容縣人張明
    甫是通州人在崇明新開河鎮合開酒店那徐

    四造酒生理張明甫賒他酒賣了欠錢壹百貳
    拾文柒月初伍日早上徐四來討錢張明甫回
    他說下午來與你徐四必定就要角口起來徐
    四將店裏瓦盆打碎張明甫頭撞徐四徐四就
    把張明甫一拳打倒小的同李敬山勸開了張
    明甫到傍晚就死了問李敬山你見張明甫實

    爲何事被徐四打死供來據供小的是張明甫
    酒店壁鄰張明甫賒徐四酒賣了欠錢壹百貳
    拾文柒月初伍日早上徐四來討錢張明甫回
    他下午纔有徐四必定就要角口起來徐四將
    店内瓦盆打碎張明甫頭撞徐四徐四回打張
    明甫一拳張明甫倒在地上小的同江君龍勸

    開張明甫到傍晚身死的問徐四你與張明甫
    有何讎隙爲何事起釁把他打死供來據供小
    的造酒生理與張明甫竝無讎隙張明甫賒小
    的酒賣了欠錢壹百貳拾文屢向他討他不肯
    還柒月初伍日早上小的又去討錢他仍不還
    小的說他他反罵小的小的氣忿把他店裏一


    箇瓦盆打碎張明甫就頭撞小的小的回打他
    一拳不想打著他肋上他跌倒了到傍晚身死
    [][][][][][]供在案該[]司按察使佟毓秀
    [][][][][][][][]甫一案兩人從無怨尤緣
    [][][][][][][][][][][][發][賣]欠錢壹百貳
Visibility Open Access
Rights